主页 > 建筑 >

亚投行撬动全球经济担保人角色变迁

鏂囨。鏉ユ簮锛毼粗  鏂囨。浣滆咃細admin  鍙戝竷鏃堕棿锛2019-06-20 鐐瑰嚮锛150  

本周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在上海开业,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表示,金砖银行与亚投行是互补合作的关系。此前,6月29日,亚投行协定签字仪式在北京举行。 作为具有复古意义和现代价值的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亚投行的成立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全球公共产品供

  本周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在上海开业,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表示,金砖银行与亚投行是互补合作的关系。此前,6月29日,亚投行协定签字仪式在北京举行。

  作为具有复古意义和现代价值的“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亚投行的成立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全球公共产品供给的范式转换。

  国际体系的变迁往往是由一系列具有指标意义的事件引致。1944年7月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华盛顿山饭店召开的布雷顿森林会议,是新旧经济霸主进行金融权杖交割的历史性舞台,美国因此成为全球经济体系的主要担保人。而从1944年至2014年的70年间,美国尽管在经济领域的主导权受到过欧洲和日本的挑战,但整体而言凭借其超强的国家综合竞争力仍较为稳固地把持着由其主导设计的国际经济秩序。本次希腊债务危机尽管在欧元区框架内达成了协议,但经此番折腾,欧元区作为全球经济三大支柱之一的地位将不可避免下滑。

  但另一方面,全球经济格局变迁也随着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所担角色的不断升级而正在发生微妙变化。从国际经济秩序变迁史来看,新兴工业化国家在初步完成工业化和初步建成相对完善的金融服务体系后,其在国际经济秩序改革中的诉求就不仅仅是一种被动适应,而是基于已有的经济力量,积极寻求参与国际经济话语体系建设甚至重建话语体系,包括向世界提供公共产品,参与承担全球经济体系担保人的角色。

  众所周知,今日全球金融体系的最后担保人依然是美国,而其保持对全球金融体系的控制力,除了以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显而易见的机制化体系之外,其背后蕴藏的则是美国直到今天依然独有的一项特殊优势,即密布全球的海上力量投送与打击体系、柔性商业干预和无形的金融控制体系。现代金融绝不仅仅表现为银行、证券、债券和货币的体系化存在,而是对一国科技、产出、创意以及国际协调力与领导力的全面萃取。而自布雷顿森林体系以来,无论是日本还是欧洲,都由于在上述综合竞争领域存在某些软肋,加上地缘政治的约束,最终无法成长为全球经济体系的担保人。

  不过,在最看重趋势变迁的美国人看来,中国主导成立的亚投行却有撬动全球经济担保人角色变迁的倾向。美国前财长萨默斯不久前撰文称,华盛顿未能以积极开放姿态应对亚投行项目,特别是未能说服十几个传统盟友参与该机构,使得美国有失去全球经济担保人的危险。而环顾今日世界,似乎正朝着新维多利亚时代的格局演进:美国(在英国协助下)作为霸权国家仍具领导地位,但正在丧失绝对优势地位;多个次级经济和军事力量中心迅速崛起;数种储备货币并存,全球公地保护职责由一国扩散到多国,竞争和动荡成为新常态。

  亚投行的成立,其背后所蕴藏的正是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在优质产能全球化配置、可复制的商业模式设计、金融服务的区域和全球化搭建以及相关国际协调力和动员力方面取得的突破性进展。如若亚投行运行取得预期成功,则呈现给世人的是新兴经济体完全可以也应该向国际公共产品体系提供更多的功能服务与范式设计,最终目标是发育成为全球经济体系担保人。

  事实上,从亚投行的相关投票权设计来看,中国显然不愿重复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既有国际经济组织的刚性化特权安排。美国被广大发展中国家诟病的正是其对上述两大国际经济组织的独家垄断。由于份额和投票权的分配是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决策机制的基础,其设计一直都遵循着基于经济规模的分配原则。这就使主要发达国家在决策机制中占据了主导地位,同时有效多数的规定又赋予了美国以否决权。因此,发展中国家多年以来要求改革两机构的治理框架,包括要求重新审核基金份额、扩大基础投票权、增加发展中国家投票权比重和话语权、废止美国事实上的否决权等。而发达国家尽管也要求进行改革,但它们是现存国际金融体系的主要受益者,因此不可能真正下决心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更不愿放弃在投票权等问题上的既得利益。

  在亚投行中,中国拥有297.804亿美元的认缴股本和26.06%的投票权,根据相关制度设计,随着新成员不断加入,中国及其他创始成员的股份投票权和基本投票权将不断被稀释,不排除中国的投票权最终降至20%。而中国业已表示无意寻求独家垄断,而是以亚投行为标本,致力于多边开发金融体系的民主化治理。例如,理事会采用的简单多数、特别多数和超级多数原则进行决策即是为了保证普通参与主体的基本权益,而在重大问题上尽量以达成一致的方式决策而不是靠投票权决定的原则,即摒弃了美日在世行和亚开行拥有的否决权,体现了亚投行的公平化和民主化。

  当然,亚投行的真正考验期尚未到来,中国和其他创始成员国以及将来有可能进来的美日等,必须尽快构建战略博弈与利益分享机制,以防合成谬误现象出现。亚投行必须重视发挥印度、俄罗斯等区内大国的关键作用,也必须适当照顾韩国、巴西和澳大利亚等国的权益。而对于英法德等国来说,他们当然会十分看重在亚投行股权分布与董事会席位安排中的话语权。中国不会无视英国这个全球第二金融强国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能够扮演的重要角色,而从全球经济格局变迁的视角来看,中德之间的经济金融合作至关重要。因此,无论是伦敦还是法兰克福,都会在亚投行的地区运营中心设置中享有不少机会。如果有朝一日美国和日本加入亚投行,则美日的相关权益至少不低于中国在亚开行的相关权益。

  
鍏充簬鎴戜滑    骞垮憡鏈嶅姟    缃戠珯鏈嶅姟    甯姪涓績  閭欢鑱旂郴

鏈珯鎵鏈夊唴瀹癸紙鐗瑰埆璇存槑闄ゅ锛夋簮鑷綉缁滐紝濡傛湁渚垫潈锛岃鑱旂郴鎴戜滑鍒犻櫎銆

Copyright © 2002-2019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