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建筑 >

重构全球经济担保人体系

鏂囨。鏉ユ簮锛毼粗  鏂囨。浣滆咃細admin  鍙戝竷鏃堕棿锛2019-06-15 鐐瑰嚮锛70  

在这个金融传导机制格外敏感的时代,任何可能引致系统性经济与金融风险的事件都被视为一个个黑天鹅。在英国意外选择脱欧后,这只黑天鹅立马重创全球市场,英镑遭遇了31年来的最大沽空,全球金融资产的蒸发数额也大大超出预期。尽管近几天市场恐慌心理有所企

  在这个金融传导机制格外敏感的时代,任何可能引致系统性经济与金融风险的事件都被视为一个个“黑天鹅”。在英国“意外”选择“脱欧”后,这只黑天鹅立马重创全球市场,英镑遭遇了31年来的最大沽空,全球金融资产的蒸发数额也大大超出预期。尽管近几天市场恐慌心理有所企稳,但谁也不能保证作为全球第六经济大国和第二金融强国的英国一定就能稳住阵脚,守住英镑和伦敦金融城在全球金融棋局中的地盘。

  另一方面,负有全球金融稳定重任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日前发布的《金融系统稳定性评估》报告中警告,在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中,德意志银行“似乎是系统性风险的最大净贡献者”,其次是汇丰和瑞士信贷。联想到不久前IMF在《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强调的,新一轮金融危机风险在加重。例如,新兴国家日益严重的系统性风险,发达经济体历史遗留和现实积累的问题,包括要消化2008年前金融泡沫破裂遗留的问题,以及消化2008年后量宽对经济走出萧条的负面冲击问题,等等。这似乎预示着本就充满不确定性的全球经济正在步入新的危机周期。

  大英帝国在全球经济格局中王者地位的滑落,以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为分水岭,美国人在英国力量相对最弱时下手,在体面的国际场合接过了全球金融权杖。自此,英国凭借与美国的特殊关系、昔日超级金融强国留下的历史底蕴,在工业技术领域的深耕,依然保持着全球性经济与金融大国地位。但随着欧洲一体化进程加快,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的崛起,英国的相对衰落之势日渐突出:法兰克福取代伦敦成为欧洲最主要的货币政策中心,巴西和印度的经济规模正在赶超英国,而中国2015年GDP差不多相当于英国的3.7倍,人民币在SDR中的份额也超过了英镑。中国经济崛起及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快,使得全身密布金融基因的英国盼望最大限度享受人民币国际化红利,于是,伦敦成了人民币离岸业务的海外重镇,中国企业对英国的投资也呈井喷之势。但随着英国“脱欧”引致的不确定性,经济总量只占全球4%的英国,想通过甩掉欧盟条款约束重塑国家竞争力,显然说易行难。英镑之所以在过去相当长历史时期里主宰全球货币体系,其背后的力量支撑体系,离不开英国当时傲视全球的工业制造体系、渗透到全球每个角落的贸易体系及对商业规则的解释权和海上通道的控制权。而今,英国人不无担心的是,其作为欧洲最重要金融中心的地位能否保住,假如另类孤立主义最终战胜国家理性,则伦敦作为全球金融资产的定价中心和财富配置中心地位的重要性势必显著下降。

  而未通过美联储压力测试的德意志银行可能引爆的系统性风险,新兴经济体日益严重的资产泡沫和债务风险,也都有可能成为当今世界经济危机的风暴眼。作为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排名前五位的世界级银行,德意志银行去年居然巨亏68亿欧元,被迫大量裁员和关闭分支机构,并在英国“脱欧”公投后的两个交易日股价暴跌逾20%。尽管德意志银行不大可能成为欧洲的“雷曼兄弟”,但其折射出的全球金融系统脆弱性却绝不容小觑。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以美欧和日本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在实体经济提振方面的进展乏善可陈,倒是通过一轮又一轮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向世界注入了大量流动性。数据显示,最近八年,发达国家用于刺激经济的货币超过20万亿美元,但这些宽松货币政策并未取得太多实质性成效,即便有的国家实行零利率乃至负利率,经济依然未能热启动,反而制造了大量资产泡沫。而流向新兴市场的热钱还造成了相关国家资本市场的大起大落。换句话说,金融危机以来主要经济体迄今推出的相关复苏举措,本质而言,是治标不治本的应时之策。尽管美国修复金融系统再恢复实体经济的努力值得称道,美国经济也获得了技术层面的复苏,但美国过去八年里向国际市场拼命注水及大玩核心金融信息不对称,损害了美国作为既有金融体系主导者的国际声誉。欧洲和日本自金融危机发生以来均未找到促进自身经济内生性增长的前瞻性方案,反而不时出台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如今,欧洲一体化正在开倒车,至于曾将“安倍经济学”高举高打的日本,并未解决经济生态系统内外失衡的严重问题。

  在这个“以邻为壑”现象不断泛滥的世界里,全球经济担保人体系已出现了部分真空,而稳定全球经济与金融体系,亟待美中等主要经济体在竞合中重构担保人体系。

  尽管在战略层面中美两国存在竞争甚至有局部冲突危险,但在全球经济一体化逻辑框架下,任何一方要彻底做空或孤立另一方都是不现实的,全球经济发展与金融稳定呼唤富有国际责任感的中美决策者,以国际共识、对话机制和多边协议消除分歧,促进商品和资本的自由流通,从共享中获取利益,在积极推动全球有效经济增长的同时,与其他主要经济体和新兴市场国家一道,共同完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并在合作中尝试共同承担全球经济体系担保人角色。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院长)

  前有安邦举牌民生银行,后有宝能举牌万科企业,这些案例一而再再二三告诉我们,股权分散的优质资产(一定要是民营啊,国企有主管单位,有党委,你搞不定),尤其是市值较大的金融地产,是大资本追逐的目标。

  各地政府从土地出让金上获得收入,炒高地价房价,先买入的或者炒房地居民成了中产阶层,相当多的中产家庭不是投资兴办实业形成的;炒地炒房利润高,搞实体经济利润低,甚至亏损,高地价和高房价实际上是摧毁中国制造业的一个重要方面。

  英国脱欧将终结伦敦作为欧洲金融中心的地位——欧盟已明确表示,英国脱离欧盟单一市场将终结伦敦在欧盟经营金融业务的自动权利。这些事实,足以令全球金融市场陷入混乱。

  楼市在上半年疯狂后下半年将陷入调整期,从时间的角度来看,2016年下半年开始新一轮的房地产市场调整极有可能会来临,去年下半年以来的“日光盘”频现的现象也会就此而止。

  
鍏充簬鎴戜滑    骞垮憡鏈嶅姟    缃戠珯鏈嶅姟    甯姪涓績  閭欢鑱旂郴

鏈珯鎵鏈夊唴瀹癸紙鐗瑰埆璇存槑闄ゅ锛夋簮鑷綉缁滐紝濡傛湁渚垫潈锛岃鑱旂郴鎴戜滑鍒犻櫎銆

Copyright © 2002-2019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